主页 > D生活坊 >《基地帝国》:「国土安全」之重要性不可质疑

《基地帝国》:「国土安全」之重要性不可质疑

来源:D生活坊 2020-06-10 17:50:36

《基地帝国》:「国土安全」之重要性不可质疑

  如果有一个界定当前世界秩序格局的时间点或事件,对《基地帝国:美军海外基地如何影响自身与世界》的作者──人类学家范恩(David Vine)来说──那会是1940年的九月二号,在距离美国正式向轴心国宣战一年多前的这天,罗斯福总统照会国会,他已经核准与英国的一项协定:美国将以提供盟国五十艘驱逐舰的代价,换来对于英国设在殖民地海空军基地的实质控制。

  这是在人类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的全新世界治理形式「基地帝国」的第一步。罗斯福的想法是,海外基地可以强化长程战斗机的战力,这样的思维并不前卫,早在马汉少将的「海权论」论述中,就已经强调建立支援基地网络的重要,只是来到20世纪,主角换成了制空战力。因此,毫不意外在珍珠港遇袭美国正式宣战后,美国参谋首长联席会议的报告宣称,「美国拥有或控制足够的基地,是最根本的」,于是「取得与开发基地必须是首要作战目标之一」。

  二战结束后,美国并没有将战时的基地全数撤离,一方面是与赤色苏联的冷战接踵而来,另一方面,也是战略思想的转变:维持国际秩序再也不能依赖欧洲经验所探索出来,透过列强周旋的「权力平衡」,事实上,新的冷战格局也无法容许。

  罗斯福在1939年说过,「没有一项攻击可以当作不可能,不会发生,而予以轻忽」,这话对后911的美国来说异常讽刺。面对这个永远充斥危险的世界,最好的办法就是「前进战略」,承平时期就主动进行攻势部署,好随时动员战斗能量来应对一切意外的攻击。

  「前进战略」为冷战时期的「围堵」提供了条件。中东曾经是地球少数没有冷战竞争蹤迹的地区,也因为79年伊朗革命与苏联入侵阿富汗,导致美国的战略转向,不再透过区域强国介入,转而直接透过设立军事基地。这个卡特总统任内被称之为「卡特主义」的战略转向,对整个世界治理的重要性,并不亚于罗斯福用驱逐舰交换基地的决策。

  不过,苏联的瓦解并没有让海外基地走入历史,冷战的结束并没有让美国放弃对海外的支配,基地反而从欧亚大陆延伸散布开来,911事件之后,小布希政府更是强化了在非洲的基地部署。

  对美国的战略决策者来说,美国的「国家安全」,早就不再与领土绑定,不管是共和党或民主党,小布希或欧巴马,都没有怀疑海外基地对于美国「国家安全」的重要。

  海外基地的存在,是否真的强化了国家安全?因为无法验证,所以答案几乎无解。海外基地的部署也许「吓阻」了敌对国家,但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挑衅,反而激化了军备竞赛,让区域秩序变得更不稳定。另外,某种意义上,海外基地也是充满惰性的制度遗绪:例如陆战队唯恐失去其在军中的地位,因此极力诉求保留海外基地。

  无论如何,海外基地的扩张宣告了新的世界治理形式:跟19世纪的殖民帝国不一样,新的基地帝国再也不需要佔领辽阔的土地,领土的佔领乃至于主权的归属都是旧时代的议题,新时代的世界有完全不一样的治理方式。

  美国不是苏联,作为「自由民主阵营」的大国,思想上,它不能公然背弃民族国家的独立理念。儘管美国依然乐于与非民主国家独裁者合作建立基地,一方面,美国可以取得区域的影响力,而对独裁者来说,通过与基地的合作,也可以维持镇压异己的武装能量。但是,在冷战结束后,一座「小美国城」的大型基地突兀在他国领土,终究格格不入。

  基地的转型势在必行。小布希任内开启了对于「小美国城」的改造,不再热衷于建立大型的海外基地,而是专注开发更小且更灵活的基地,包括中型的「前进作业点」以及小型的「莲叶」(Lily Pad)基地:灵感来自于青蛙藉着莲叶当跳板穿越池塘。

  拜军事科技的进步所赐,空运与海运技术的进步,从国内基地直接调遣部队,速度并不会比从海外基地调遣部队来得慢,因此,面对质疑海外设置基地的质疑声浪,美国军方开始强调在海外维持屯藏武器与补给,也就是「装置预备」的重要,另一方面也省下维持「小美国」基地,支援部队与眷属的大笔经费。

  这样的作法除了避免与在地宗主国的无谓摩擦外,也具有政治修辞的优势:美国官方可以声称其实没有这幺多的海外基地,「只有进出使用,不是基地」(Access, not bases)。但「不会有国旗,不会有驻军,不会有眷属」莲叶基地的广泛建立,并不代表基地帝国的消退,反而象徵迴避公众目光,更为细緻的部署深入。

  莲叶基地的存在不仅仅只有军事意义,它也扮演了深化美国与宗主国关係的角色。建立莲叶基地的交涉必然涉及双方的接触与谈判,除了自身的军事目的外,莲叶基地也协助宗主国从事準军事行动(缉毒、反恐与维安等等),其结果是外国的军事领袖与部队,越来越融入美国的军事结构,透过出售高阶装备与武器,与安排军事训练等等,更是直接将「友军」纳入美军的体系中。

  基地的存在往往涉及美国军方、宗主国方与在地社群近乎丑闻般的交易,而在地社群的人民,往往是被裹胁乃至于污名化的一方(例如,「向日本人无度勒索的沖绳」),没有殖民关係却依然无以发声的底层一方。范恩细緻的人类学笔法深刻描绘了基地的民族誌:海内外错综複杂的金钱交易网络与基地生活的五光十色等等,自然也免不了基地与在地居民的纷争冲突:特别是发生在营区内外的性侵纠纷。但范恩主张废除基地所省下的经费,可以拿来挹注美国国内社会福利与教育的立论,着实不免政治幼稚。

  德国公法学家施密特曾经敏锐地指出,用以界定国际秩序的和平与战争的大地之法(nomos of the earth),必然建立在对例外状态的切割与排除之上。在过去的欧洲大陆,欧洲公法所建构的国际和平秩序,其基础是对于欧洲与非欧洲、新世界与旧世界、文明与非文明的区分,「友谊线」(amity lines; Freundschaftslinien)为欧洲公法的效力画出界线,界线之内是文明化的空间,界线之外的例外状态是允许投射绝对敌意,进行无限战争的「无法空间」。

  在这个声称以民族国家主权为主要构成单元的世界秩序,基地的存在是近乎常态化的例外,作为新的大地之法,「基地帝国」不再需要明确切割出势力範围的友谊线,其动力也不是法内与法外空间的抗衡与辩证,「只有进出使用,不是基地」的政治修辞优势所反映的是秩序与例外的新关係,新的例外状态流动并隐蔽起来,遁入一个个小小的莲叶基地中,他们正是这个被称为「一超多极」国际秩序格局之下的块茎。

《基地帝国》:「国土安全」之重要性不可质疑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基地帝国:美军海外基地如何影响自身与世界》 Base Nation: How U.S. Military Bases Abroad Harm America and the World

作者: 大卫.范恩(David Vine)

出版:八旗文化

[TAAZE] [博客来]

相关热门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充值|多方位全天陪伴|百姓生活动态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BET平台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红鹰登录网址多少